民盟首页 bet36体育线 bet36体育在线288 bet36在线 自身建设 参政议政 社会服务 人物在线 学习园地 下载专区
盟员自由谈

文苑

财经物语

法制论坛

  文苑   
二流院校的一般学生最好别考研究生
二流院校的一般学生最好别考研究生

铁 成

鉴于近年来研究生就业形势日趋严峻,特发出此忠告:二流院校的一般学生最好别考研究生。供相关学生和家长决策参考。

首先,何为二流院校?这方面目前虽无严格定义,但笔者以为二本及以下的高校无疑应属二流院校。

其次,何为一般学生?简言之,就是(这类院校学生中的)非出类拔萃者。所谓二流院校的出类拔萃学生,大体可分为两类:一类是高考失误者,这类学生就其先天条件和能力而言本可进入一流院校,只是由于在高考或报志愿中出现某些人为失误,才屈尊到了二流院校,此类学生一般说来都要较其学友高出一头。笔者多年前在某重点高校某系负责研究生管理时曾遇到一个这样的学生,其考研前因报志愿失误而不得已就读于一个很一般的二流院校;该生在读研期间表现出很突出的能力,后来考取了他当初就很想往的清华大学的博士生。另一类则是二流院校普通学生中的刻苦努力者,他们的先天条件虽不如前一类,但经过大学四年的刻苦努力,基础知识比较扎实,能力也较为突出(通常在同学中都具有较高的公认度),从而为考研奠定了较坚实的基础。粗略估计,在二流院校中,出类拔萃学生的数量该不超过10%,而对于三本院校,更是微乎其微。除上述两类学生外,其余学生似乎可称之为一般学生。

之说以说二流院校的一般学生最好别考研究生,理由主要有如下几点:

第一,是从就业需求角度来看。

研究生,顾名思义应属于研究型人才,毕业后应以创新型和前瞻性的研究工作为主。但问题是,就目前状况而言,我国各企事业单位究竟需要多少硕士毕业生来作研究型工作?笔者对此虽未做过深入了解,但仅凭直观的感觉,现阶段我国所能提供的这类研究型岗位与当前每年的硕士毕业生数量之间还是有不小的差距的。僧多粥少,必然抬高就职的门槛,况且前面还有数量也同样与日俱增的博士毕业生。由此一来,由于本科的出身较“低微”,故即使能拿到了研究生学位,则源于二流院校一般学生的硕士们无疑会成为研究型工作岗位就业竞争中出列的首选。自然,在此情形之下,理智一些的选择应是把就业期望定位在一般实务性(技术的或常规业务的)工作岗位上。但问题是,一方面,许多这样的学生及其家长认为,既然念了研究生,多付了三年的时间和数万元的经济支出,就不该和本科生干同样的工作,似乎若与之为伍那研究生就白念了,因而表现出并不甘于或情愿,乃至不肯“下嫁”。另一方面,从用人企事业单位来看,其大量的实务性工作岗位近些年来越来越趋向从优秀本科生中选人,这其中固然有降低用工成本的原因,但也与从事实务性工作研究生优势不大或并无优势有关,且相当部分此类学生总抹不掉迫不得已的屈尊情感,相形之下,人家自然会选择前者。如此说来,既然就业形势这般相当的不乐观,则这个研究生还是不念的为好。

第二,是从求学质量角度而言。

当前我国研究生招的过多、培养质量严重下滑的现状已不再是什么秘密,许多有识之士对此都颇感忧虑。以笔者的粗略估计,目前我国每年毕业的硕士生中,约有半数左右没有受到合格的应有训练,基本上不具备从事研究型工作的能力。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有以下几方面:

一是指导教师的能力不够、投入不足。

先说能力不够的问题。受提职和工作量考核的约束,目前很多高校副教授以上的教师几乎没有不带研究生的;其中一些人自己都没做过多少像样的科研工作,缺乏明确的科研方向和特色及积累,也没有有份量的课题和项目,显然,这样的老师明显地缺乏作为研究生导师的足够能力。而让很多学生和家长不了解的是,恰恰是这样的导师,一般最容易分到那些来自二流院校的一般学生,原因是目前高校每年给导师分配研究生新生时,一般都有一个优先序列;先是优先满足科研实力强的“大导师”;即有名气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而后是一般教授和实力较强的年轻副教授,最后才轮到上述那些老师,这就是导师选学生的优先序列。学生的被选序列也是一样;先是免试推荐生居于被选前列,通常在其免试推荐资格被确定后即早已归入那些“大导师”门下,然后是考分高的(多半是来自重点院校)的学生,再就是来自一般院校的学生,通常而言,列于录取榜单末端的多是二流院校的一般学生。可想而知,如此在导师和学生组合上的“弱弱联合(恕笔者直言)”,在研究生培养质量上会是个什么层次?

再说一下导师的投入问题。由于研究生的迅速扩招,近些年来一个导师同时带二三十个硕士生的现象早已不是什么凤毛麟角,因为这类导师多半是上述所谓的“大导师”,故这还不包括其还要同时指导的多个乃至十多个博士生,难怪圈内流行有“一把茶壶三十个碗”之说。碗多了,分到的茶水浓度自然要稀释,这个道理自不必过多解释。学生招的太多,自然就顾不过来,加之这样的“大导师”

还有很多自身的科研、教学工作和管理与社会活动,所以有的硕士生一年也见不到导师几次面,也就见怪不怪了。导师的指导跟不上,只能靠“自学”,这对于基础好能力强的学生而言或许不成太大的问题,因为毕竟其所在的科研和学术环境及氛围还会起到较大作用,只是要求其对这种环境和氛围的“无形指导”应具备较强的适应和接受能力而已。然而,对于来自二流院校的一般学生,即便是靠考分稍高(与其同类者相比较而言)能够分到这样的导师名下,由于其一般均缺乏上述“自学”能力,则其求学质量的打折将在所难免。

二是学生承担研究型学习任务的能力不足。

一般而言,研究生的学习,包括课程学习和作学位论文,尤其是后者,带有明显的研究型特征,这一点与本科生的学习有本质的不同。所谓研究型学习,其一是无论在课程学习中或是在论文阶段,都要经常性地遇到“这是为什么”的问题;即不但要像本科生那样掌握必要的基本理论、基本技术和规则与方法,同时还要尽可能地搞清楚相关学习要点的产生来源和其存在的学术条件等知识要素,做到“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二是要十分明了并掌握相关理论和技术的发展动态,同时善于发现已有理论和技术、方法的不足,并寻求创新或改进的方向,以期达到更好的解决问题的效果,这就是所谓理论创新和技术创新。从我国高等教育的实施现状来看,越是重点院校的本科生,这方面的能力基础越强,其有些基础甚至在高中阶段就已开始建立。而与之相对应地,那些二流院校的一般学生,特别是三本院校的学生,这方面的能力基础就要薄弱很多;他们更多地习惯于记忆型和常规性思维,知识的积累可能不差多少,但研究和创新能力的训练,尤其是训练成效,则要有明显差距。显然,以这样的基础去应对研究生阶段的研究型学习任务,必然比较吃力,其最终效果也必然不佳。简言之,这后一类学生考取研究生后,虽然经过努力能够走完研究生阶段的全过程而完成学业,也不可谓没有相应的收获,但严格说来,一般尚难具备从事科研工作的能力。如果是如前所述地遇到导师的能力不强或对其指导的投入不足的情况(通常这种可能性很大),则情况会更加不妙。

鉴于以上所述,笔者中肯地提醒二流院校的一般学生及其家长,如果你本人或是你的子女并不属于同学中的出类拔萃者,一般还是不考研究生为宜,起码在当前形势下是这样。如果本科阶段读的是理工科,若实在想通过考研来改变地位和身份,或许也不是绝对不可以一试;但若是文科、语言类和经管类的学生,因就业形势更为严峻,还是别冒那个险而自讨尴尬为好。

事实上,正如前文所述的,近年来各用人单位已越来越趋于理智,使本科生的就业机会和比例并不比研究生少。“选择比努力更重要”,根据自身的所学专业和条件,争取一份与之相适应的实务性、常规性的工作,一是同样能发挥出个人的潜能和有所作为,二是也节省了可观的时间和费用支出,应该不失为一种明智之举。退一步讲,即便是有想深造的念头,先工作几年,而后再争取适当机会边工作边学习,同样可以达到提高的目的。

“条条大道通罗马”。同学们,何必非把自己绑在考研这一条道上呢?

以上观点仅供参考。

2013.2.15

参考文献:

王橙 澄扶庆, 媒体追问研究生教育:边偷菜边看电视剧也能毕业,2013年02月09日 《了望新闻周刊》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4007512号-1 版权所有:大连民盟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鲁迅路278号 邮编:116001 联系电话:0411-82750103
技术支持: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